夏立青小台

当你身边有一个要出国的基友

自己生病没法和基友及一并狐朋狗友一起出去玩 狐朋狗友们时时给我直播进程
【哎你知道嘛你基友刚刚问了一句和你有没有可能在一起的话,然后就出现了下面我给你拍的那张图啊】
看了一眼那张图 【一年之后,无关紧要】
一下戳中自己心里某一根神经,略略疼了一下。
这莫非是上天的旨意?
一年了,只有一年了 还有一年时间可以和你天天黏在一起,和别人说笑说我们在一起了
还有一年时间,我还要带你吃遍上海
还有一年时间,你还要创造你的第一呢
转眼一想,我们相遇也一年了。
一年前,我们还丝毫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一年后,我们将在地球的两个半球。 缘分是多么奇妙的东西呵
这个场景其实有些眼熟,两年前的那个初中基友似乎也是这样
那个暑假,我就算半夜偷偷拿出手机也要和她聊到深更半夜,难舍难分
而那时的我们,不过是考到同一个区的不同学校而已。
一年后,她出国,去了加拿大,再也没有彻夜聊天了,即使,我们的时差正好半天,总有一个人可以不用熬夜。
开始还聊的很勤,可是她似乎永远都有新事情与我分享,而我,还是那个朋友圈,还是那个生活环境,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对于她来说,自己不过少了一个曾经在一起玩的玩伴,却多了许许多多的新朋友。
可是对于我,却是少了一个至亲密的伙伴,因为我的社交圈从来不曾改变。
我知道不能奢求一个朋友一直把自己当成最亲的那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新的朋友,更何况你要换一个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呢。
喜新厌旧向来是人类的本能。
我多希望那个【无关紧要】只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 我也不指望自己能是那个最紧要
我只希望,当你回国的时候,还想来找我玩玩 。

理照片才发现。。。这两张有点好看。。?懒得修图勉强看咯

【一八】【校园au】【短篇后续√】

被基友说上一篇急刹车,所以就出个小后续吧
之前的链接:http://jenny19991126.lofter.com/post/1dae85fe_c85ffbe
齐桓被抱回宿舍的路上,羞的满脸通红,一个劲儿把自己的脸往张启山的胸中靠。
张启山看了心中更加喜欢,阔首挺胸地走向宿舍。
被张启山抱上床的齐桓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才能勉强下地。
这一个小时内,他脑中划过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想法。
【虽然是临时标记,但是味道会不会被人发现啊?】
【这个混蛋,怎么能拉上我就上啊?】
【莫名。。。有种幸福感。。。?】
【明天同学们该怎么看我啊?】
【哎呀,数学作业还没做完!英语单词还没背呢。。。怎么办怎么办】
张启山在床下佯装做作业,一听到床上有动静,立马站起身来。
正在爬下扶梯的齐桓正碰上张启山的目光,虽然。。。张启山的目光正对着齐桓的。。。屁股。。。
齐桓脸上又是一层红。
“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都紧张的下不了床了。”
“是吗?”张启山挑眉一笑,一把把人抱下床。
“你放开我,我还有好多作业没做呢,衣服还没洗呢。”
张启山这才放开了手中的可人儿。
“给你一个小时,做完作业就来教我!
校长不愧是校长。别人三个小时做完的作业,他一个小时也就做的差不多了。
偷偷用余光瞥一眼身旁做作业的张启山却发现正遇上一双盯着自己的眼睛。
“额,我写完了,我先去洗个衣服。”
洗完衣服的齐桓回到宿舍,却没看到张启山。
【大概他到别的寝室去玩了吧】
拿出了复读机打开英语听力“tea,a global drink,is consumed... ”
“啊呀妈呀,吓死我了!你在这里干嘛啊?”刚进阳台就是一双眼睛盯这自己,在黑夜里仿佛一双饿狼的眼睛。怪不得之前没看到他原来在阳台上。
“等你啊”又是邪魅一笑,齐桓心中咯噔一下,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又要发生了。
“你让一下好吗,我晾个衣服”
齐桓刚把浴巾晾上去,身后就被人抱住了。
“哎哎哎,你干嘛?对面,对面是女寝啊”
英语听力声音被放到了最大。
今天的第二次,就在随风飘的浴巾后面,影影绰绰,恰好让对面的人看不清楚。声音被掩盖在英语听力之间,断断续续,让人无限遐想。
齐桓又一次被抱上了床。
这次,旁边还躺着另一个人。

【一八】【ABO】【校园au√】【短篇√】

九点的铃声一响,齐桓看了看桌上一沓还没怎么动的作业,心中有些不甘。
【都怪张启山】要不是他一直粘着自己问问题,怎么可能做不完作业?
他齐桓可是全校有名的学霸,人称“齐校长”。可是就是他这么一个优秀的学生,却偏偏是个omega。齐桓和人说起来只说自己是beta,仗着自己的抑制剂,又仗着自己的信息素是墨水香,他也从未被人发现过。幸好这个普通的学校里大多是beta,除了一个人。。。张启山。。。
张启山是全校闻名的校霸,所有人都要交保护费,除了一个人。。。别人都觉得他不敢收学习好的人的钱,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原因。
齐桓一直不知道张启山一直知道自己是个omega,他也一直努力地避开他。可是,祸不单行,这个学期一开学,他就得知了两个噩耗,两个都和张启山有关。
第一,因为他学习好,班主任把张启山换成了他的同桌。
【你要好好帮帮他啊】
【齐桓心中翻了一万个白眼】
第二,还是因为学习好,他和张启山分到了同一个寝室。。。更糟糕的是,那个寝室只有他们两个人。。。
听到这些消息时,齐桓心中仿佛五雷轰顶。
张启山却是一副得意的样子。
开学才第一天,齐桓就被张启山烦死了。
【哎哎哎,桓桓(他对他的爱称)~这道题怎么做啊?】
【桓桓~两条直线垂直是什么啊?】
【桓桓,这个intercourse是什么意思啊?】(答应我别去查√查完你们就会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了√)
而且。。。这张启山问问题就问问题,偏偏靠的非常非常近,几乎要贴他脸上。
齐桓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脸红了。
终于熬过晚自习。。。
一回寝室,齐桓拎起洗漱的包就奔向浴室。他小心翼翼地把帘子拉起来,然后开始脱衣服。正当他脱到一半,就听到浴室传来一声“桓桓你在哪里啊?我想问你到题!”
“啊,额,我在洗澡啊,那个,你先放一放,我等会来看。”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声狂躁的【出去!!!】一个接一个人的帘子被拉来,里面的人都逃了出去,只有齐桓的帘子还在。
全浴室的人都走了,只有齐桓和张启山。
齐桓一下感到扑面而来的烟草味信息素。可是。。。怎么感觉是从上面飘来的?
一抬头,只见张启山趴在他隔壁的澡间上,直勾勾地盯着他。齐桓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裤子已经脱掉了。赶紧拿了一块浴巾当做遮羞布。
“干什么呀大家都是男孩子,何必呢?”张启山说完,笑着从另一件翻了过来。
“你,你要干什么?”齐桓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乖,没事的。”齐桓感觉自己全身都带上了一股烟草味。这气味熏的他有些晕晕乎乎的,大概是因为水汽,他的眼睛上蒙上了一层水雾。一个不由分说的吻一下让他清醒过来,又一下让他回归微醺。
浴室里交错这墨水与烟草的气息,仿佛让人回到了那长衫旗袍的年代,那些大家,一边抽着烟斗,一边肆意泼洒墨水的样子。
风流潇洒。
啧啧的水声夹杂在流水声中不易察觉。
齐桓丝毫没有力气抵抗,腰已软了大半,整个人瘫在张启山的怀中。
那天晚上,据别人说,“齐校长”是被张启山公主抱抱出浴室来的。
【高二狗表示对不起大家,最近被数学怼的脑洞枯竭】
【今天带病补完一篇短篇。。。长篇的坑可能要慢了。。。】
【祝食用愉快!】
【祝祖国母亲生快!】

我。。。一个月以来。。。沉迷数学生物,无法自拔。。。因此。。。没有。。。脑洞。。。明天。。。争取憋一篇出来√

【一八】【嘴嘴漫游仙境】【二】

【一八】【嘴嘴漫游仙境】【二】
这真的是一篇儿童读物√
设定大概就是
嘴嘴:类似于爱丽丝一样的女主【划掉】聪明,可爱,善良,勇敢√
张启山:像疯帽子一样的人物,认真保护嘴嘴的时候超正经√平时又有点疯疯癫癫
张副官:大概是因为他可爱的小兔牙?让我想起疯帽子身旁的那只疯疯的兔子~
二月红:睡鼠一样的人物,认真地唱戏,认真地做他的侠客√
解九:幻影猫√聪明,狡猾√
狗五:真的。。。变成了一只狗😂大概就是坐骑和助攻√【划掉】
先讲这些人设吧。。。
哦对还有红白皇后。。。鉴于整部剧只有几个女性角色。。。所以
红皇后是霍当家的(所以叫火皇后√)
尹大小姐。。。大概就是暗恋疯帽子的白皇后了√
↓↓↓正文见下↓↓↓
嘴嘴刚才没有看到,那边还有一只幻影猫看着他,人们都叫这猫解九。
这猫有瞬移的能力,这会儿已经移到佛爷的府邸。府邸里有一尊不知哪里来的大佛。
“佛爷,那算命的来了。”
正在喝茶的人猛的一抬头,杯中的水洒了一地。
“他来了?!人呢?”
“佛爷别急,马上狗五就该到了。只是,我们不确定这是不是那个算命的。”
说罢,一阵狗吠。
佛爷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拍去了身上的茶渍。
嘴嘴自己跳下了狗背。“啊呦喂,疼死我了。下次再也不骑狗了。”
嘴嘴一边揉着腰,一边打量着周围。
这府邸和平时看到的别墅没什么两样,只是里面的植物比平时的大一点儿。
迎面走来一人一兔,那人穿着整齐的军装,帽子却斜斜地戴在头上。那兔子和他相似的打扮,可是衣服穿的更乱一些。
【那人就是我们说的佛爷,原名张启山,家里有尊佛像就叫他佛爷了。旁边的那只兔子是他的副官。他呀老是假装自己还是那布防官那】最后一句话,狗五是压着嗓子说的。
佛爷走到小算命面前仔细地看了看,“他当然是预言中的算命先生,我们之前不都见过他了吗?”
【我从来没来过这儿,你怎么会见过?】此人看上去确实有些古怪。当小心为妙。齐八爷的心里打起了逃离这里的小算盘。
“哦我想起来了,你上次来的时候,还不是现在这个模样!你还有长头发呢!哦对了,你还叫陵端呢!”
【陵端?我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在下,家中排行老八,因此家里都叫我老八。您说的那陵端,我可是从来没听说过。”
佛爷疑惑地看看他,又一下明白了些什么。
“来,让我来告诉你,你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说罢,一把抓住八爷的手就往房间里拽。
“哎哎哎,你轻点啊。”
“对不起啊,看到你有点太激动。”佛爷笑的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我先来和你介绍一下大家吧。你开始看到的那只睡鼠,我们都叫他二爷。他唱戏唱的可好听了,下次让他给你来一段儿,但是他可不是个绣花枕头,他的轻功可是这里的第一。那边那只猫。。。”
佛爷一转头,那猫又不见了“老九!别玩了,快出来!”
说罢,那幻影猫极不情愿地露出了身体。他是一只苏格兰折耳猫,只是,这体型着实大了一些。他的脖颈上还带着一个米色的蝴蝶结。
“你好,亲爱的八爷。我是解九,你愿不愿意和我来玩一局躲猫猫?”
“多谢多谢,不用了哈哈哈”八爷尴尬地作揖。
“狗五你已经见过了,你要喝点茶吗?你要什么茶杯?是龙泉的青釉瓷?还是宜兴紫砂杯?还是唐朝的秘色瓷杯?”
【这人看上去傻乎乎的,东西到都是好东西】八爷心下思衬。
可是看那满桌的杯子,却不见茶水的踪迹。
“来,喝吧喝吧!”佛爷随手拿起一个越窑的瓷杯,像敬酒一样举起。
八爷窘的不知该做什么,也就拿起桌上的紫砂杯,想着这时可能会有人上来斟茶。可是没有人。
佛爷一仰头,似乎一饮而尽。
“你不喜欢喝茶吗?那要不来点稻香村的点心?这绿豆糕我可是最喜欢了。”
面前汝窑的瓷盘上什么也没有。
“你,你这是在逗人玩二呢!”八爷气着了,把手中的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可千万别误解啊,既然你不喜欢喝茶,又不喜欢这稻香村的糕点,那我们就开始说正事儿吧。”
说完,他从桌底下抽出一张长长的牛皮卷。
“唔,让我看看是哪一天了。”他认真地一点点看着上面八爷从没见过的文字。
突然,修长的手指指着卷轴上一个带着眼镜的小人说“就是今天!预言上说的就是今天,八爷会到我们身边。”
嘴嘴一头雾水
“我们有救啦!”周围的动物们都开始庆祝。
“这预言上说,你会带着我们,一起将符咒贴在烛龙身上,然后一举推翻火皇后的统治。”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烛龙?上古神兽?符咒?这不是自己用来骗人的东西吗?火皇后?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该不会是进了精神病医院吧。】嘴嘴心中如是想。
“八爷?八爷你在听吗?”佛爷朝面前这个懵了的八爷挥了挥手。
“啊啊啊,对不起啊,刚刚想起家里还有点事儿。还有,你说的这个。。。都是真的?”
佛爷笑了“仙人独行,哪里来的家人?八爷定是在说笑了。这当然是真的,走我带你去看看皇城。”
说完拉起嘴嘴就往狗五身上抱。
“哎哎哎,能别骑狗吗?你们这儿就没个驴之类?”
“没有,委屈您了,就一会儿。乖,没事的。”佛爷拍拍八爷的肩,又帮他理了理围巾。
“走吧老五!”
又是一阵风驰电掣。
面前是一座皇城。
【这和紫禁城也没什么区别啊。】嘴嘴看着这红色的宫墙。不就是一堆房子嘛。
只是。。。
嘴嘴看向角楼,上面守卫的不是平时的士兵,而是一头猛兽!
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
这。。。这是一只活生生的饕餮!
嘴嘴吓
的往后退了两步,一下跌进了佛爷的怀里,他就顺势抓住佛爷的衣角。“佛爷,这,这可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啊。。。”
佛爷被突然撞到自己怀里的八爷撞的有点懵,这感觉真是熟悉。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啊,是啊,是真的饕餮啊。”
嘴嘴以为佛爷也被吓傻了。他又看向另外几个角楼。
另一边一只大小如牛、外形象虎、披有刺猬的毛皮、长有翅膀,叫声象狗。
是穷奇!
再另一边状如虎而犬毛,长二尺,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
这。。。这是梼杌?!
看到这三大神兽,齐八爷掰掰脚趾头都能猜出来这最后一个角楼的东西了。果然,最后一个角楼上,什么都看不见。
果然是混沌。
一下见到这四大上古神兽,还都是凶兽,嘴嘴的腿一软,带上身后的佛爷一起瘫坐了下去。
“佛爷,您没事儿吧。”旁边传来副官兔的关心。
“你怎么就惦记着你家长官,不问问我这个新来的呢。你说,突然看见四大神兽,正常人都晕过去了。还好你们碰上了我齐铁嘴,爷爷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点小东西,吓不到我。”
说着嘴嘴一边起身,一边拍了拍身上的灰。
余光瞥见张大佛爷一脸笑意地看着他,让他心里一下发毛。
【这张大佛爷时而清醒,时而疯癫,真是搞不懂他。】
【嗯晚上睡不着来更一发√】

本来想在开学之前再更一篇【嘴嘴漫游仙境】的。。。然而
事情太多。。。
没有成功。。。
所以。。。
大概周五更两篇√
【也有可能只有一篇。。。毕竟。。。还有周五的摸底考等着我【药丸】】

【一八】【嘴嘴漫游仙境】【一】

【一八】【嘴嘴漫游仙境】【一】
设定与电影版【爱丽丝梦游仙境】基本一致√
但是是中国版幻境
‌如果发现仙境和太虚幻境很像,是我抄红楼梦的√
私设八爷十九岁√
‌不要问我那只兔子去哪了,我就是喜欢松鼠√
‌本文大概是个儿童故事
ooc预警
齐八爷近来老是做些稀奇古怪的噩梦,梦里老是有个穿戴整齐的松鼠一蹦一跳地跑过。这梦他卜了好几卦都没卜出个所以然。
这恐怕是周公都解不了的梦吧。
那不过是个梦,他这样安慰自己。
这日,齐八爷正在小盘口前喝茶,忽然听到旁边假山之间传来异响,往那里一看,居然有只穿戴整齐的松鼠!这松鼠手里还拿着一只精致的西洋怀表。这不就是梦中的那只松鼠吗?
齐八爷赶忙跑过去看,之见那松鼠灵巧地跳进了个树洞。齐八爷好奇地探头一看,没想到这树洞居然有吸力,一把把齐八爷吸进了洞中。这齐八爷只觉天旋地转,不知落了多久,终于落到了地上。
【啊呦喂】他直起身子看了看周围,只有一张小小的檀木八仙桌,看不出什么年代,成色倒是不错。
这八仙桌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啊,是一碟稻香村的绿豆糕,旁边还有一小杯美酒。旁边还附了张纸条【请慢用。】
这。。。这是啥?莫非有人想害我齐桓?我齐家几代单传,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啊。抬头一看,这洞口遥远地只能依稀见到一丝光亮。
他周围走了一圈也没能找到暗门或是机关。
【哎,死之前吃点东西也好,总不能做个饿死鬼吧。】他拿起小酒杯喝了一口。好酒!就是这劲儿怎么那么大?
齐桓只觉得周的东西都在变小,那细细的八仙桌的腿都变成他的两倍粗。
我怎么只喝了一口就醉成这样?
咦?旁边还有一扇小门?我刚才怎么没看到?
他一推门,眼前的世界让他吃了一惊。他重重地掐了一把自己【啊呦疼疼疼!】
这世界里的东西怎么都那么大?他和身旁的蘑菇比划了一下身高,发现自己和那蘑菇大小相仿。
之见这仙境
化人之宫构以金银,络以珠玉;出云雨之上,而不知下之据,望之若屯云焉。耳目所观听,鼻口所纳尝,皆非人间之有。王实以为清都、紫微、钧天、广乐,帝之所居。王俯而视之,其宫榭若累块积苏焉。王自以居数十年不思其国也。化人复谒王同游,所及之处,仰不见日月,俯不见河海。光影所照,王目眩不能得视;音响所来,王耳乱不能得听。百骸六藏,悸而不凝。意迷精丧,请化人求还。化人移之,王若殒虚焉。既寤,所坐犹向者之处,侍御犹向者之人。视其前,则酒未清,肴未。
【↑以上选自《列子·周穆王传》】
【反正就是一派胡言√】
他一进到这地方就听到窃窃私语,待他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面前站了许多人和穿戴整齐的动物。
两个长相一模一样,极标志的美人看着他指指点点。一只睡鼠穿着长衫手背在身后,像个教书先生似的,也打量着他。这么多目光一起聚到自己身上,齐铁嘴还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还没等他发话,那对双生花便一起开口了【你就是那个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啊,在下确实是一个小算命,敢问您们是想让在下给您卜一卦?】
【那就是他了!快,快带他到佛爷那里!】
话音刚落,八爷的脚就离了地,他觉得有人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扭头一看,竟看到一只大狗把自己叼了起来。
【哎哎哎,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呀,有话儿好好说啊!】
这狗一下把八爷甩到了自己的背上
【别怕,我叫狗五,我们不是想害你。抓稳了,我们要出发了。】
八爷似懂非懂地抓紧了狗背上的毛,只觉耳旁风呼啸,吓的他抓的更紧了。
下一章大概佛爷就出来了√

【一八】【似是故人来】【五】

似是故人来【五】(完结撒花)
齐桓站在墓前,呆呆地看着那冰冷的墓碑。他齐桓这辈子见过多少墓啊,没有一个墓碑让他这样痛心,没有一个墓碑让他能这样久久伫立于前。拿着信纸的手不停地颤抖,似乎风一吹就会吹跑。可那手攥的很紧,那是佛爷留给他最后的念想,他又怎会任他随风而逝呢。
【什么来找我,一碗孟婆汤下去,谁还记得上一世的事情呢。】
齐铁嘴拿出罗盘,悄悄算了一卦。
西南方位。
【佛爷,我来找你了】
一户民宅之中,一个农妇正在生产。
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一个男娃呱呱坠地。
可房中却传来了阵阵哭声。
【春梅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你让我和孩子怎么办啊!】
齐铁嘴穿着道袍正向这个方向走着,便听到哭声。寻着哭声望去,两个妇人正在门口哭,手中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
那孩子。。。命里也是有三昧真火。
“道长!道长!求求您了救救我们吧!”那农妇看到一身道袍的齐铁嘴,赶忙跑上来。
“大嫂,您先别急,慢慢儿说。”
“我们这孩子怎么一出生就把他娘给克死了啊”
“你们的孩子命数里三昧真火。”
“那怎么破?”
“别怕这不是个坏东西,只是他妈妈命数太薄,承受不住这强的命。你把这符压在孩子枕头底下就好。这孩子,将来一定能成大事。”
“谢谢道长谢谢道长”
从此这片地方的人常能见到道长在农家旁边转悠。
随着道长一天天变的走路都难,孩子也在一点点长大。
孩子的名字取的很贱,就叫“狗儿”
村里别的孩子见着道长老头儿好玩儿,扔他石子也不会反抗,就常常拿他开玩笑。玩笑开着开着就大了,一天他们扮成强盗的样子,把八爷给绑了。
狗儿听到吵闹的声就来看看,没想到看到那老道长被绑了。一下火气上来,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都不许打道长!!!”一下把那几个孩子都吓跑了。
齐铁嘴嘴角浅浅地溢出一抹笑容。
【完结撒花~\(≧▽≦)/~】最后应该有点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