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立青小台

【一八】【ABO】【校园au√】【短篇√】

九点的铃声一响,齐桓看了看桌上一沓还没怎么动的作业,心中有些不甘。
【都怪张启山】要不是他一直粘着自己问问题,怎么可能做不完作业?
他齐桓可是全校有名的学霸,人称“齐校长”。可是就是他这么一个优秀的学生,却偏偏是个omega。齐桓和人说起来只说自己是beta,仗着自己的抑制剂,又仗着自己的信息素是墨水香,他也从未被人发现过。幸好这个普通的学校里大多是beta,除了一个人。。。张启山。。。
张启山是全校闻名的校霸,所有人都要交保护费,除了一个人。。。别人都觉得他不敢收学习好的人的钱,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原因。
齐桓一直不知道张启山一直知道自己是个omega,他也一直努力地避开他。可是,祸不单行,这个学期一开学,他就得知了两个噩耗,两个都和张启山有关。
第一,因为他学习好,班主任把张启山换成了他的同桌。
【你要好好帮帮他啊】
【齐桓心中翻了一万个白眼】
第二,还是因为学习好,他和张启山分到了同一个寝室。。。更糟糕的是,那个寝室只有他们两个人。。。
听到这些消息时,齐桓心中仿佛五雷轰顶。
张启山却是一副得意的样子。
开学才第一天,齐桓就被张启山烦死了。
【哎哎哎,桓桓(他对他的爱称)~这道题怎么做啊?】
【桓桓~两条直线垂直是什么啊?】
【桓桓,这个intercourse是什么意思啊?】(答应我别去查√查完你们就会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了√)
而且。。。这张启山问问题就问问题,偏偏靠的非常非常近,几乎要贴他脸上。
齐桓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脸红了。
终于熬过晚自习。。。
一回寝室,齐桓拎起洗漱的包就奔向浴室。他小心翼翼地把帘子拉起来,然后开始脱衣服。正当他脱到一半,就听到浴室传来一声“桓桓你在哪里啊?我想问你到题!”
“啊,额,我在洗澡啊,那个,你先放一放,我等会来看。”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声狂躁的【出去!!!】一个接一个人的帘子被拉来,里面的人都逃了出去,只有齐桓的帘子还在。
全浴室的人都走了,只有齐桓和张启山。
齐桓一下感到扑面而来的烟草味信息素。可是。。。怎么感觉是从上面飘来的?
一抬头,只见张启山趴在他隔壁的澡间上,直勾勾地盯着他。齐桓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裤子已经脱掉了。赶紧拿了一块浴巾当做遮羞布。
“干什么呀大家都是男孩子,何必呢?”张启山说完,笑着从另一件翻了过来。
“你,你要干什么?”齐桓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乖,没事的。”齐桓感觉自己全身都带上了一股烟草味。这气味熏的他有些晕晕乎乎的,大概是因为水汽,他的眼睛上蒙上了一层水雾。一个不由分说的吻一下让他清醒过来,又一下让他回归微醺。
浴室里交错这墨水与烟草的气息,仿佛让人回到了那长衫旗袍的年代,那些大家,一边抽着烟斗,一边肆意泼洒墨水的样子。
风流潇洒。
啧啧的水声夹杂在流水声中不易察觉。
齐桓丝毫没有力气抵抗,腰已软了大半,整个人瘫在张启山的怀中。
那天晚上,据别人说,“齐校长”是被张启山公主抱抱出浴室来的。
【高二狗表示对不起大家,最近被数学怼的脑洞枯竭】
【今天带病补完一篇短篇。。。长篇的坑可能要慢了。。。】
【祝食用愉快!】
【祝祖国母亲生快!】

评论(3)

热度(53)